主页 > 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 > 专访 冯远征:为演好安嘉和曾拨打妇女热线找素材
专访 冯远征:为演好安嘉和曾拨打妇女热线找素材

  冯远征表示,多数关于表演的专著都是长篇大论,希望能写一本语言简洁的表演书,让有志于做演员的人都读懂,于是《冯远征的表演课》就诞生了。表演不能只依赖技巧,生活经历和表演经验也是珍贵的财富。因此,书中除了表演理论,也收入了许多冯远征的表演经历、表演笔记。

  12月22日,冯远征和编剧史航做客后浪剧场,召开新书发布会,分享了关于表演这个行当的看法和经验,并回忆了一些过去和表演相关的人和事。冯远征就演艺行业、戏剧市场等话题,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。

  冯远征表示,之所以出这么一本关于表演的专著,是因为前几年有很多人私信他:冯老师您开课吗,我们想学习表演。但是,表演不是一件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事情。他看过很多关于表演的书,普遍都是长篇大论,所以他希望能出一本语言简洁的表演书,让想学表演的人都能看懂。

  他回忆以前曾在一所大学授课,表演课堂上有三百多名同学。他请读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专著的同学举手,结果只有两个人举手,还有一个人是老师。史航也赞同,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书一共有六本,但他每本都只看了一部分。《喜剧之王》中周星驰饰演的角色读的是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,但后来他了解到香港演员看的其实是《演技六讲》,因为更加简洁。

  史航说,他参加过一些演技类的节目,看到好的表演,观众们就说演技炸裂了。他认为,这是因为观众对表演的理解太匮乏了,有些不适当的演技炸裂,反而是破坏舞台的。

  冯远征表示,很多观众对表演有误区,《冯远征的表演课》这本书中关于表演理论的内容不多,后面是一些表演经历和表演笔记,其实这才是表演的精髓。仅仅掌握表演理论是不够的,比如观众们普遍觉得老演员表演精彩,并不只在于演技,更多在于他的阅历,这些阅历有助于他们去理解人物,所以在书中谈了表演经历。

  表演是一门技术,所以叫演技。学院里的老师都在教表演,冯远征认为这是一个误区。其实,每个人身上的表演潜质都是相同的,只要经过好的训练,都能够成为好演员,老师更应该扮演发掘潜质的角色。对于演技类的节目,他更多倾向为那是一类真人秀。如果说两三天的学习训练就能成为好演员,就不必需要北电中戏一类的专业院校了。演技类节目,主要是让观众在短时间内了解演员是如何准备和呈现角色的。

  冯远征举了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中的家暴男安嘉和做例子,为了找素材,他给妇女热线打了电话,对方以为他是一个家暴者,举了很多残酷的例子劝说他。冯远征这才确定,安嘉和在外的表演是个好人,在家是个暴力实施者。如果不做调研,这个角色靠自己的想象是无法塑造的。

  作为一个有技术的演员,扮演完一个角色后,不会难以从这个角色中走出来。表演分两个阶段:第一阶段是真情实感,第二阶段是技术加上真情实感。冯远征举了一个处在第一阶段的演员的例子:导演面对一个哭不出来的小演员,问小演员他跟哪个亲人关系最好,小孩子说是他姥姥。然后,导演告诉小孩子他姥姥患癌症了,小演员一下子就哭了。哭完之后,小演员两个小时都很难缓过来。但这是最初级的演员,通过生理刺激进行表演。因为,只要是一个掌握了演技的演员,都是从剧本、台词、对手戏来寻找哭的情感,所以哭完之后导演喊停就能停。

  有的专业演员也会用生理刺激演戏,但那是很冒险的,难以为继的。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夏雨饰演马小军,看见有人来了急忙下楼,姜文就在楼梯上抹了一点油,夏雨演出了踉跄的样子。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里的张震饰演了一个很压抑的少年小四,演完以后张震的父亲、演员张国柱说,杨德昌就是在这部戏把我儿子的笑容偷走了。

  冯远征还介绍了人艺新成立的学员班的筛选标准。这是人艺六十八年来的第一个成年班,演员年龄跨度大,从22到45岁都有。开设学员班的原因是人艺新建了剧场,四个剧场同时运营的线个演员,但没办法从应届生中一口气招这么多人。人艺的要求是艺术院校表演专业本科毕业,来考试的学员基本都有实践经验,三十到四十岁的居多。

  有的演员表演习惯已经形成了,不适合人艺。北京人说话语速快且含糊,但人艺演员不能这样,不但要有北京味儿,还要把台词一个字一个字说清楚。所以,北京人艺有一套训练演员说台词的方式,吐字归音必须清楚。

  谈到今年在人艺排演的新剧《杜甫》,冯远征反对写人物小传,他更看重演员们坐在一起读剧本的过程。排《杜甫》之前,演员们读了一个星期,大部分台词是文言文的剧本,没读懂,读到第十二天,每一个人都明白剧本的内容了,角色已经在演员身体里慢慢生根发芽了,避免了固化角色。

  表演的技术其实三言两语就能说完,但它不仅是一个技术,更是需要经历的。我直接把表演的基本功告诉你,看似简单,但是需要坚持。

  不一定。周迅就是在片场磨练出来的,但她足够刻苦,有足够的悟性。118图图库开奖绝大部分好演员都是经历过系统的表演训练的,十年前获金鸡百花奖的演员,绝大部分都是学戏剧的。

  这三个领域没有好与不好,只有喜欢和不喜欢。但是我都喜欢。我是从电影起家的,拍了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这个电视剧使更多观众了解我,话剧使我有机会在舞台上参与《茶馆》的表演。只不过我是人艺的演员,所以我的工作更多以人艺为主,在人艺的工作完成了,才能有时间去演影视剧。

  我不是为了拍戏而拍戏、不注重质量的演员,我拍的每一部电视剧,播出的时候可以说还算是热播,没有拍完后就悄无声息的。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两年没有拍电视剧,主要是因为没看到好剧本,加上影视寒冬,有些好项目先搁置了。

  没有。只有一次,在从德国回来下飞机的时候,我看到北京刮沙尘暴,有点怀念德国的青山绿水。但是现在,我觉得回国是正确的选择,包括我那些留在德国的朋友,都觉得我回国选择的工作是对的。

  推荐。要到欧洲学,不要去美国,欧洲有戏剧丰厚的土壤,而且有各种流派,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。不像我们中国的院校只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这一种方法,中国的话剧、影视剧表演都是由斯氏体系支撑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斯氏体系还先进吗?

 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这个问题。就像前段时间一个外国导演到中国排一个话剧,用的是中国演员,他和中国演员也产生了很大的分歧。因为中国演员可能只会说台词,身体上的一些东西不够。我在德国上学的时候,是有大量身体潜能方面的挖掘。其实那是发掘一个演员在舞台上的表现力的正确方法,但是国内很少。所以国内艺术学校表演教育最大的弊病就是老师都不会表演。

  我在德国的时候,我们的老师是会演戏的,每年暑假必须排一个话剧,开学要给学生看,然后学生和老师是双向选择,也就是说你是老师,我是学生,我可以选择你是否当我的老师,你也可以选择我是否做你的学生。这样的话,无论是学生和老师都会有一些紧迫感,特别是到每个学期期末的时候,因为要选择下一个学期的老师,老师怕没有学生,学生怕没有老师教。

  北京人艺也有不传统的一面,有一位导演李六乙,作品有《三姊妹》、《万尼亚舅舅》等,是很先锋的。传统是北京人艺自身的风格,北京人艺历史不长,只有七十多年,但却诞生了很多经典话剧,比如《雷雨》、《茶馆》等等,它的传统风格很受欢迎。并且北京人艺是中国第一个有小剧场的剧院,排演了先锋的《绝对信号》。

  非常好,敢于探索,至于口碑怎么样,那是观众的事。戏剧市场要百花齐放,不能因为《茶馆》演得不像人艺的版本,就要批评它。www.55425.com

  北京人艺有一个传统,很多著名的导演都是从演员转型的。比方说苏民老师、蓝天野老师、顾威老师。作为一个演员,如果演戏的时候就有一定的导演思维的话,其实到了一定年龄转型做导演是比较成熟的,就是说在控制舞台、控制表演上。我们也有演员转型做导演不是太成功的。

  因为审美吧。不仅仅是表演,你对一个话剧方方面面的审美都要在作品中体现出来。所以我觉得从演员做导演,只要你敢于尝试,只要你导出来的作品大众接受,那你就是成功的。

  :跟市场有一定的关系,还有跟前些年大家都认为这是好赚钱的一个行业有关系,还有一部分是完成父母的年轻时的梦想。

  冯远征:火爆。但不能被眼前的火爆冲昏了头,要多做一些有意义的剧。不然像几年前火热的白领话剧,现在都没什么人能想起来了。